回家至今已經快兩個月了。一回到台北,時間就被堆積如山、排山倒海的工作填滿。一張張相片依舊安靜的躺在硬碟中等待著出場展示的機會。
 
窗外下著雨。我打開年前從巴塞隆納寄回來的nesspresso咖啡機,這時候放入一顆濃度10的Ristretto膠囊才能夠讓我感受週末假日的悠閒。

   



手邊的iPhone不時的彈出生活氣象的通知。
 
「又是豪雨特報」 不論平日或假日,它隨時都在報天氣。

 

「360鄉鎮喔,你確定是我們家附近嗎?」那妮懷疑的問。心中仍抱持著一線希望。

 

沒錯,「警特報沒有在分區的啦」
 
算一算已經連續數日的陰霾了。

 

看來這個週末又要在家裡度過了。電視仍舊重播著看了數遍的韓劇。那妮仍舊津津有味的看著。我想,既然如此就來整理整理出國的照片吧。

 

我喜歡攝影,尤其是在旅行的時候,拿著相機拍攝。有鑑於人類的記憶力是有限的,如果沒有透過別的方式來幫助記憶的話,很快的就會忘記當時發生了什麼。記得五年前到西雅圖旅遊,沒有帶相機拍照。至今還留在我的記憶中的只有坐在朋友的車上,看著窗外白靄靄的雪而已了。至於當時到了什麼地方,做了什麼事情,說了什麼話,已經是模糊一團了。像這樣如此靠不住的人類記憶,沒想到在法庭上的法官居然是如此看重這種證人的陳述,以它來當做是被告犯罪與否的證據。如果沒有其他的物證,單單憑藉著陳述而逕作判斷,是不是讓人不安呢?難道證人不會記錯嗎?

 

旅行拍回來的照片,可以用來回憶,回憶當時的情景,可以幫助我們想起當時的一點一滴。

 

也可以作為下次旅行的參考資料,例如,從照片中可以看出地點附近有什麼建築物或者是地標,當第二次出發的時候就可以拿來當做google街景影像地圖。

 

東京,去過兩次。我總覺得好玩的地方應該要多去幾次。從照片可以看出同一個地點上次的天氣比較情,而這次的天氣比較陰。我打開電腦裡面的raw檔,剛好翻到淺草附近的照片。記得上次去淺草寺的時候,不是從大門方向進入,而是從側門方向進入。其實也不故意的走法,只是當時看著地圖走錯路繞了一圈的關係。

 

第二次來,當然就不會走錯路了,這次我們決定朝著雷門的方向前進。

 


 



 


 


上次來似乎沒有注意到這個站,不知道是不是新的

 

其實從遊船的終點碼頭上來之後,沿著路直直走五分鐘左右就可以走到了,卻還是小繞了一下。這就是沒有隨身帶著旅遊書的結果。記憶經過了兩年,還是遺漏了不少。

  

從天空樹直直走過來,就到了

 

雷門前面人潮眾多。遊客門無不駐足拍照,表示到此一遊。人力車伕,拖著人力車工人拍照。

 


 

我順手查查維基百科,看看淺草寺的歷史。『淺草寺正式名稱是金龍山淺草寺,同時也是聖觀音宗的總本山。起源於西元628年,由淺草的漁夫們撈獲一尊黃金的觀音菩薩像,由於當地人認為是觀音顯靈,於是將其供奉在村長家中禮拜,後來才開始供奉建廟,相傳供奉的觀音是金龍化身人間。』說真的,如果沒有這樣查看,實在也不會知道它的過去與現在。

 


 

走過了雷門之後有「仲見世」, 江戶時代後半,這地區開始出現商店與芝居小屋,亦有賣藝人集中,成為當時庶民的娛樂中心。 目前兩旁仍是販賣日式傳統商品的店家,有賣小禮品的地方、也有賣吃的地方,有人形燒、銅鑼燒等等。在江戶時代已經是個很大的市集。上次來,我在這裡買了一件日式的浴衣,心想可以拿回家當浴袍穿。好笑的是至今已過兩年,仍然沒有穿過一次。很多人旅遊的時候多多少少都會因為當時的情境,而買下一些回家後完全不適用的東西,這件浴衣就是其中的一件。

 

我門沿著街道走進去,拍了幾張照片後就搭上地鐵轉往它處。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sean 的頭像
sean

Sean旅遊行記

sean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