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這天開始,我們漸漸習慣了這一切。
 
心想,這有什麼好怕的呢?1996年台灣海峽遭受中共飛彈演習,美國派出兩艘航空母艦巡邏台海的時候,不是還有不少人包船出團去「參觀」美國航空母艦與飛彈彈著地點。
 
此時的我們不僅白天通過、晚上搭捷運回奇隆站時,也會駐足在天橋上俯瞰舞台上的表演,聽民眾們卯足全力的吹著哨子、看他們隨著音樂搖擺吶喊,希望這個國家因為自己的挺身而出而有所改變。


 

上班時間很冷清,只能靠幾個人撐場面
 





 


選舉日前的夜晚,原本聽不到呼喊聲的酒店,隱約的可以聽到哨音與群眾的聲音。可見聚集的人數越來越多了。還好他們不是使用台灣造勢場所常用的大聲公跟汽笛喇叭。不然肯定更吵。

看了熱血沸騰

隔天不用上班,大家都站出來



 

到了選前之夜,泰國政府為了避免選前鬧事,竟然宣布了禁酒令。下令曼谷所有的餐廳飯店除了房間內的in-room service外,不准提供客人任何含有酒精的飲料。
酒店通知:今晚全曼谷除了貴森森的酒之外,沒有便宜的酒精飲料可以喝。

選舉日當天是星期日,抗議活動並沒有在前一夜的激情後停止,反而聚集更多的群眾。這時我才忽然領悟到,這次反對者的訴求本來就是要阻擾投票活動的進行。因為他們不相信選民,認為不論怎麼投怎麼選,執政黨仍然會得到最多的席次。所以他們要革命,只要選舉活動沒有停止,革命的抗議活動也不可能會停止。


初到此地的人應該不大容易分辨出到底是在夜市擺攤還是在進行政治抗爭

賣抗議道具的小攤販
有趣的是,這些參加抗議的群眾並不像我們平常想像的一樣:貧窮、生活潦倒、被生活逼迫不得不官逼民反,反而是打扮時尚,生活小康的中產階級都會型人物。每當中午用餐時間,高級購物中心的美食街裡可以看到不少人戴著紅白藍三色條紋標誌的民眾攜家帶眷的進出用餐。偶而也會看到一兩個長相帥帥的人站在人群中,手上拿著抗議標誌,旁邊站著一堆人,排隊要跟他合影。猜想他應該是泰國的明星吧。



坐下來就順便野餐了起來

奇隆站附近

假日的抗議人潮 萬人鑽動

抗議活動像園遊會一樣

曼谷的交通
街道已經被封鎖

離開曼谷前的最後上午,當我們行經舞台周圍的攤販,趁這個最後的時間好好的採購一下「紀念品」。攤販賣著各式各樣的「抗議道具」,例如手環、襯衫、胸針、包包、以及哨子等等,上面大都有紅白藍三種顏色條紋組成。讓大家購買之後,馬上可以現買現用。有些紀念品外型時尚,譬如像一條亮皮製手環,你可以用金色鑲著玻璃珠的字母組成抗議文字如shut down之類串起來,戴在手腕上,如果不注意看,還不知道那是在抗議。會買這種道具的應該是隱姓支持者吧。我購買了一個泰國國土形狀上面有紅白藍三種顏色條紋組成的別針帶回家當做紀念品。隨行的朋友就買了那條手環,只是他挑選的字母不是抗議文字而是他的英文名字。這...完全看不出來跟抗議活動有任何關連吧。
 
bangkok
午餐的餐桌
午餐
 
午餐吃完午餐逛了一下,已經2點了。馬上返回酒店準備check out。 我們拖著沈重行李,到櫃檯去詢問服務人員是否有辦法幫忙叫車到機場。起先服務人員告訴我們,因為示威群眾封閉道路的關係,車子不太容易開出城,恐怕會延誤航班。建議我們搭乘捷運比較保險。曼谷的BST很像我們的捷運文湖線,是高架於路面上的系統,而且沒有電梯可以使用(或許有但是很難找)。我們一想到要拖著這些笨重的行李爬上捷運站,中間要經過兩層的天橋以及天橋下面一灘從地下不停湧出永遠不會乾的地板就很頭痛。所以請服務人員務必幫我們呼叫計程車。 
四季酒店大廳
四季酒店大廳

起先服務人員要我們稍等20分鐘到半小時。沒想到話才說完,就馬上有一輛車在門口等候。我們很幸運的搭上車,直奔機場。

路上司機指著他的車頂問我們從哪裡來?
 
我抬頭一看。真是令人驚訝。車頂上面貼滿了各國的鈔票,除了常見的美元、日圓、歐元、人民幣外,還有越南、新加坡、香港以及中東和東歐一些平常不常見的貨幣。我搜尋了一下,看到了一張百元的新台幣,並指給他看。
 
「阿,你們是從台灣來的阿。」

「是阿,來這裡度假一週。」

「你對於他們那些人(抗議者)有什麼看法?」司機問我。

不等我回答他又繼續說下去,

 「我的朋友總是三番兩次的邀請我去參加集會,卻都被我推辭了。
 
唉!其實我根本就不在乎是誰掌權。只要有生意可以做就好了。

你看這些人的作法嚴重影響到曼谷的經濟。讓我很不認同。

你知道嗎,往年這個時候有多少客人?現在只剩下多少?」

我心想,一般民眾最關心的問題還是經濟,這個定律似乎在世界各地都適用。這次來曼谷,拜觀光客短缺的關係,很多景點旅遊書上面建議要先預約的景點、餐廳、spa等。這次來幾乎隨到隨有,有的地方還降價促銷。真是有點賺到的感覺。

終於,我們上了飛機,找到位置後隨即打開當天的報紙。我本來還以為這幾天曼谷都相安無事,沒想到竟然看到駭人新聞。

曼谷爆流血衝突 泰國大選今登場 泰國2日舉行國會大選。大選前夕,支持與反對政府的示威民眾1日在首都曼谷爆發衝突,傳出激烈槍戰和至少兩起爆炸,至少7人受傷,包括一名美國籍攝影記者腿部中彈,緊張情勢隨之升高。
這時的心境就像是 Malcolm Gladwell 的以小勝大( David and Goliath)一書中提到的「有益的困境」理論一樣。
 
話說二次大戰快結束的時候,加拿大的精神病學家麥可迪(J. T. MacCurdy)在其著作『士氣的結構』(The Structure of Morale)中提到:
 
當二次大戰德國將一顆顆的炸彈拋向倫敦市區時,受此影響的市民可以被區分為三大類,第一類是喪命者,第二類是「差點被擊中者」(near misses),第三類是「遠遠躲過者」(remote )。

「喪命者」因已經喪失了生命沒有意識,也沒有必要討論他的心裡變化。

「差點被擊中者」則是近距離的接觸到爆炸的人而存活下來的人。他們看到破壞與毀滅的景象,感受到爆炸的威力,並且帶著深刻的印象存活下來。這印象強化了他們對轟炸的恐懼反應,以後出現的轟炸可能導致他們驚嚇,表現出來的結果包括茫然、呆住、提心吊膽,因曾經目睹的慘景而恐懼不已。

「遠遠躲過者」往往在大轟炸時聽到空襲警報,也看到敵人的轟炸機在上空飛過,而且也曾經聽到過爆炸聲,但是炸彈落在街道的另一頭或鄰近的隔壁街區,從來沒有被正面衝擊。恰與前面「差點被擊中者」相反,因為他們存活下來,當這種情形一而再再而三的出現時,他們對轟炸攻擊的反應則從原本的「確信會死亡」轉變為「沾沾自喜於命大的興奮感」。

 
麥可迪認為,人類有不喜歡擔心害怕的傾向,征服恐懼感使我們感到振奮...。

原本出發前我們擔心著,為著將在旅途中發生的事而發自內心的恐慌起來。當到達了曼谷時,見到了各種示威抗議的現場,我們盡可能的表現出鎮靜。現在,我們已經安然無恙的到達機場坐上了飛機,先前的擔心憂懼與此刻的寬心及安全感兩相對照之下,激發了我們的自信心,而自信正是勇氣之母。或許,在不久的將來,我們又會在網路上買機票,快閃似的飛去曼谷。

事件後記

根據新聞媒體報導,抗議群眾領袖蘇德昨晚(2014/2/28)宣布,在造成曼谷將近七週的交通混亂後,反政府陣營將放棄封鎖市區主要道路的作法。為這場政爭畫下一個休止符。

不過蘇德否認這樣的撤退代表失敗,他表示將繼續奮鬥,推翻貪腐的政府。看來,在不久的將來,我們還可以在曼谷的街頭上見到大家。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sean 的頭像
sean

Sean旅遊行記

sean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