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下的故事源自於2014年2月的泰國曼谷行。 曼谷作為泰國的首都,一向以其悠閒的東方氣質成為旅行者的理想景點。然而不同於以往的是這次的行程最特別的地方在於曼谷的市區出現了平常看不到的景點。~群眾抗議活動。
 
泰國的紅杉軍與黃杉軍的政爭,早在2006年就已經開始。雙方勢力各有消長。到了2013年的11月民主黨領袖蘇德(Suthep Thaugsuban)帶領黃杉軍動員18萬以上的群眾參加反政府示威,並揚言要癱瘓政府機關,逼迫總理盈拉(Yingluck Shinawatra)下台。同年1月13日發動「封鎖曼谷」的大規模示威,數萬名民眾響應號召,在7個交通要點集結,旅遊熱點Central World及MBK等大型商場。我國外交部發佈對此黃色警戒。示威遊行進入第10天後,泰政府又宣布曼谷與周遭地區進入60天的緊急狀態。我國外交部對此將原來的燈號由黃色警戒提昇至橙色警戒。這一段時間出現各種新聞,關鍵字除了『封鎖』政府機關與閣員住家斷水斷電、『暴力威脅升溫』、『手榴彈攻擊外,還有反政府領袖遭當眾『射殺』等駭人的新聞。
 
到底在這樣的情況下應不應該出發?
 
預定出發日的前一週,我接到來自四面八方的關心,來自長輩、同學以及朋友的關心與詢問。
 
「聽說泰國最近有群眾示威,看起來很危險,你們覺得怎麼辦?還要去嗎?」
 
「聽說曼谷出現黃色警戒,你們不會還要去吧?」
 
「喔,過年要出國。很好阿。什麼,曼谷!聽說已經宣布橘色警戒了。」
 
「看到新聞報告,外交部已經發佈橙色警戒,你可以趕快去退機票了。」
 
每天聽到的都是類似這種問候,讓我內心每天在征戰。不斷的評估到底是「去」還是「不去」。
 
因為當地朋友的一句「來吧,歡迎」。我們最後還是搭乘泰國航空晚上的飛機啟程。
 
 
xxx           xxx             xxx
 
 
 
飛機上面乘客不多。大約只坐滿了三成的旅客。
冷清清
 
根據新聞報導,去年1月跟2月有7萬多台灣人去泰國,平均每天都有1000到1500人,但最近每天只有750人左右,少了2成5。
 
難怪,當天的飛機艙內空空的,不像平時的擁擠,坐起來特別的舒適,乘客看起來大多像是要返鄉的泰國人,像我們一樣的乘客不多,更是看不見整團的旅行團。
 
入境。泰國海關的衣服是草綠色的,看起來很像電影中東南亞的軍閥,第一次看到有點令人緊張,除此之外,一切正常。
 
出關。我們拖著行李走出大門,飯店接送的人員帶我們到機場外的汽車等候區附近,要我們暫時等待一下。遠方不斷傳來廣播聲,有點像是在罵人、又有點像是發佈某種命令。因為聽不懂泰文的關係,也不知道在說什麼。
 
慢慢的,聲音越來越大,我發現聲音是從一台吉普車上面發出來的。感覺上好像只是要大家不要隨便路邊停車。不過在夜裡聽起來卻有點嚇人。
 
接著,飯店接送的專車載我們離開機場,高速公路上手機的網路都是滿格,感覺真是神奇。大約花了30分鐘,我們到達曼谷市區。這裡看起來很似乎很平靜。如果先前沒有看新聞的話,一定不會覺得這裡有什麼抗爭。我心想:「是不是因為政府宣布了緊急狀態法的關係大家都被宵禁了?」
 
當晚,我們住進了曼谷的艾美酒店
我們原本的計畫是這樣子的:
 
假設泰國2/2要依照總理的計劃進行投票。二月二日也是我們待在曼谷的最後一天。依照過去台灣的經驗,投票後等開票完,選輸的一方一旦不服輸,就會激化支持者來升高對抗,擴大抗爭的規模。參考台灣的投開票速度,從投完票到全國票箱開完票最快也要到晚上八點,更何況泰國的面積比台灣大,真的到開票要翻桌的那時候,我們應該早已搭上飛機遠離曼谷。在這投票日到來前,反對黨整個抗爭的「規模」勢必一天比一天強、一天比一天旺,直到選前之夜將達到最高點。
 
如果事實照先前推論的狀況來進行的話,除非我們安排的行程完全避免經過遊行集會的地點,不然,如果無可避免的非接近不可,就應該要越早越好,排在越後面「風險」越高。
 
但是依照實際的狀況來看,在7個交通要點都有抗議集結的狀況下要完完全全避免掉是不大可能的。此外,從出發前的新聞看起來,晚上比白天發生危險的次數來的多,那麼如果要接近遊行區,應該要在白天進入,並且日期越早越好。
 
這就是我們剛到曼谷前幾天的行動準則。不過到了後來就全走樣了。換句話說,這個經驗在泰國這個例子不適用。
 
第二天上午吃完早餐後,開始我們的旅程。酒店的位置接近BTS的莎拉當(Sala Daeng )站,步行10分鐘左右就可以到達。
 
我們一早就先安排到有集會遊行的景點之一,BTS Siam站附近去觀光。幾個大型購物中心座落在這一站。包括泰國設計師商店雲集的Siam center 、家居與電子產品的勝地Siam discover center、 青年人最愛的MBK Center、號稱東南亞面積最大的商場 Siam Paragon等。以及MBK對面的曼谷藝術文化中心(Bangkok Art and Culture Center)。如果真的捨棄這個區域的話,就表示這一趟行程有很多的地方無法參觀了。那會不會太可惜?
 
 
從商場向外面看,馬路已經被示威群眾佔領了。十字路口有一個大舞台,台上有人在唱歌、有時是演講。舞台四周被一個個的登山帳篷佔據了馬路、天橋下、十字路口。有藍色、有黃色,更多的是綠色迷彩花紋。帳篷內有的有人、有的在睡覺、飲食、有的空無一人,整體看起來就像是進入「休眠模式」。群眾們除了用帳篷舞台阻礙交通,也發展出市集。除了販賣代表泰國的紅藍白三色組成的商品,如手環、哨子、帽子、包包、T-shirt 等飾品,也有小吃攤等。看起來就像是台灣選舉造勢會場旁邊的「民主香腸」攤。為了經過馬路到十字路口的對面,我們需要穿過佔領區,看到幾個金髮的外國人大辣辣的穿梭著,我們的膽子也大了起來。
 
 
示威群眾屬於黃衫軍,紅色的符號應該是他們所厭惡。穿著紅色衣服到黃衫軍的場子晃來晃去,應該可以算是一種挑釁吧。那麼穿有紅色與別的顏色混雜的物品算是挑釁嗎?這次跟我隨行的同伴就背著一個參雜著棗紅色花樣的背包。當時出發前就已經儘量避免攜帶純紅、純黃色的物品。但是還是無法避免的使用紅色系的雜色。
 
出發前我問:「為什麼你的衣服、飾品、配件都是紅色系的呢?」
 
「因為紅色看起來比較跳啊!」
 
說的也是,不然為什麼世界上很多國家的國旗上面都有紅色。
 
依照外交部及國內各旅行社的叮嚀:「請不要穿戴全紅色或全黃色的衣物」來看,「棗紅色花紋」應該不算。可是不知為什麼走在路上的時候,總是覺得有雙眼睛在注視著?
 
經過佔領區入口柵欄的時候,經過一個老婦人,她不斷的對我們的背影喊話。我們實在聽不懂她說的泰文,自顧自的走了。而當我們逛完Jim Thomson的博物館,要返回原來的地方再次穿過佔領區時,又有人把我們叫住。這個人皮膚黝黑、手上拿著一根短棍,看起來像是佔領區的糾察隊員。他問我們從哪裡來。我回答「台灣」。他先是愣了兩秒鐘,隨即揮手要我們離開。我想,這答案可能不是他要的,會許他以為我們是從哪一個大學蹺課去現場聲援的同志。還是他了解到眼前這兩個人不是泰國人,對於背著類似紅色的「棗紅色花紋」不必太嚴肅的看待?不過,在被叫住的第一時間還真有點嚇到。
 
之後我們在賣場裡面逛著,完全感受不到外面的氣氛。不過,五點半之後陸續有店家打佯,一到六點鐘,整個賣場都休息了。眼看天色也漸漸轉暗,我們就趕緊結束這一天的冒險,離開這個是非之地。
相對於外面的吵雜、賣場內卻是如此的安靜
 
當我們搭捷運(BTS)回到早上出發的莎拉當(Sala Daeng )站,發現其實這一站也有示威群眾聚集,只是早上來的時候聚集的數人比較少,看起來還以為街道上只是擺滿了路邊攤,沒有意識到這裡也算是「危險區域」。我們家快腳步離開捷運站,穿過附近的夜市回飯店。
 
經過了前一天的「探險」經驗。第三天整天的行程,都沒有穿梭在示威群眾中。然而要讓眼精一整天都看不到他們也是不可能的,從莎拉當(Sala Daeng )站開始、中間經過Ratchadamri站到Siam站轉車的過程中,會在車上看到一排排的綠色帳篷。下午到Asok的Terminal 21,也可以見到示威者的影子。就算是沒有示威者的招批耶河水運,也因為示威群眾佔領汽車道路的關係而導致駁船班班客滿。這一段期間可以說是跟示威活動朝夕相處。
 
 
Chit Lom站附近
第四天,我們換到四季酒店。四季酒店位於Ratchadamri站。這一站雖然沒有群眾聚集。但是附近5-10分鐘腳程的奇隆(Chit Lom)站,卻是有個規模不小的聚集點。可能是因為這是一個大站的關係,附近除了有多間購物廣場(如: central world plaza、Ewaran Bangkok、 Gayson等)還有有名的四面佛。這對急需爭取國際社會注意的反對黨來說,這個地方非常重要吧。
 
未完待續...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sean 的頭像
sean

Sean旅遊行記

sean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