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個沒有月亮的夜晚,我工作完畢回到家中。那妮正在廚房準備晚餐。平時都會進廚房幫忙準備材料的我。今天倒是例外的癱坐在沙發上看電視。

 

 
電視機正播放一則新聞『日相安倍 參拜明治神宮』、『這是日本首相睽違6年後首次參拜明治神宮,上一次是2007年,當時擔任首相的也是安倍晉三。』。

 

 

主播說道:「安倍首相參拜之後對媒體表示為了日本國的和平與繁榮,以及天皇、皇后兩位陛下的健康與皇室的昌盛到此參拜。」

 

 
這讓我想起了當時去日本時『參觀』明治神宮的情景,我也去了兩次...。

 

 
明治神宮坐落在東京都澀谷區,占據了從代代木到原宿站之間的整片地帶,於1920年11月1日啟用佔地約73萬平方公尺,是為了恭奉於1912年過世的明治天皇和昭憲太后靈位所建。

 

 
日本在明治時期經過改革,從一個落後的封建國家脫胎換骨成為國際列強之一。日人為了感念這位天皇,由人民發起從全國各地運送樹木過來移植到這片土地上。台灣在當時也被劃入日本的領土,所以也貢獻了一些樹木。透過當時植物學家們的規劃,使得百年後這個地處東京市中心的一大片地帶,成了一座綠意盎然的人工森林。

 

 
我們一路延著表參道步行到明治神宮前的大烏居。大鳥居,兩根高十二公尺的大木從地面上高聳的伸向天際。據說這是日本最大的木製鳥居,因原始的鳥居被雷擊毀,目前看到的則是跟台灣採購樹齡有一千五百年之久的扁柏重新修復的。

 



我們繼續往森林的盡頭走去,左右是高聳的樹木,地上是石子舖成的路,樸實而不華麗、莊重而不花俏,石子的阻力讓我們的腳步無法快速移動,必須一步一腳印的踏在石子上。一邊走心中就漸漸產生了莊嚴的感覺。感覺像是正要去參加一場很慎重的宴會一般。

 

 
大約步行了十分多鐘,『你看那邊,好多酒』那妮指著兩邊由很多酒桶排成的酒牆。酒牆高三排、寬至少二十排,左右兩邊放的酒不大一樣。左邊是用橡木桶裝的洋酒、右邊則是各地的日本酒。這些酒應該是祭祀用的。
































 





 



 



 


在這裡,我們看到了日本的傳統婚禮。

 





 

『真是難得的經驗阿。』

 

『是阿,平常只能在電影中看到的場景,現在終於讓我親眼看到了』我的腦中閃過007電影-全系列唯一在日本拍的電影-裡面看到龐德與一個日本女人結婚的場景,咦,怎麼又是龐德。神宮裡面的管理者,除了協助儀式的進行外,也維持殿內的莊嚴。對於企圖利用手中的相機貪婪攝取畫面的觀光客,管理者絕對不假詞色的伸出手來禁止拍照。不過,因為我用長鏡頭相機,可以在遠處拍到一些畫面,而不會被人阻止。這樣是不是有點壞?笑。






殿前的大樹底下是由祈願繪馬圍成的祈願牆。繪馬上頭有來自世界各國的觀光客,用他們自己的語言所寫下的願望。希望來到這裡其願之後,一切順心。

 



在明治天皇以前,日本的國家意識並不明顯,整個國家由三百諸侯組成,天皇大都是幕府將軍的傀儡,天皇猶如中國春秋時代的周天子。幕府將軍則像是春秋五霸的奇桓公一樣,尊王壤夷,號令諸侯。期間因美國的黑船來到日本扣門、坂本龍馬的大政歸還、明治天皇在十四歲登基為日本天皇。廢除封建制度,創造近代國家,從一個落後的封建國家擠身到國際列強之中。

 

 
電視中名嘴正評論著這則新聞『供奉天皇的神宮,使得安倍首相這次的參拜,被國際間解讀為鞏固國內保守派基本盤的一個動作。』

 

『是阿,相較於靖國神社,參拜明治神宮顯得不那麼敏感。這或許是在『必免激怒國外東亞國家』與『鞏固國內基本盤』之間所做的一個政治選擇吧。如果國內的政府官員有這樣的智慧就好了。』

 

『奇怪了,難道只有你們貴黨才有人才嗎?不要換了屁股就換了腦袋阿...。』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sean 的頭像
sean

Sean旅遊行記

sean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